欢迎来到开心色播五月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daxuezhuan2.com。开心色播五月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人生实苦,谁能让我们足够相信?

残疾人的生活为什么那么难?

人生实苦,谁能让我们足够相信?

曾几何时,当我们独处时,我们经常黯然神伤,满脸愁容。

曾几何时,当我们外出时,我们往往小心翼翼,满眼恐惧。

人生实苦,谁能让我们足够相信?

据有关统计数据表明,我国残疾人每年增加近百万,平均每天增加2000名,每40秒就出现1名……数字有些让人吃惊,但是,我们从未曾真的出现在世人面前,而被隐藏进了社会最昏暗的角落。

为什么我们的生活会那么难?

先天残疾朋友可能说是,谁让我们生来如此呢!后天残疾朋友可能说是,谁让我那么倒霉呢!

的确,因为残疾,我们可能比起别人来说更不方便,做一些事会更加困难,但这不是我们生活那么难的根本原因!

下面这3个因素,才是我们苦难的根源。

1


物理因素:

无障碍设施的缺失,让我们“难”。

世界上本不应该有残疾人。

身体功能和结构损伤是残疾最直观、最表面的呈现。

但导致残疾的真正原因,是我们的活动受限和参与局限,可以这样说,如果社会能破除活动受限和参与局限,世界上就没有残疾人。

让我们活动直接受限的,就是社会的无障碍设施建设。

据中国残联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约占中国总人口的比例的6.21%。

这么庞大的群体,却为什么很少在大街上看到?

中国的残疾人都去哪了?

无障碍设施的缺失和滥建乱象,直接剥夺了我们出行的权利。

“死亡盲道”在全国各大城市比比皆是;导盲犬等工作犬类仍然与宠物犬一起禁止进入许多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系统——事实上中国也没有导盲犬;伴随红绿灯的“嘟嘟”声也没能与各大神曲一同响遍大江南北;公交车上很少见到有为轮椅上下车所设置的斜道;公共建筑里的楼梯和门槛更是成了阻碍残疾人进入的“门神”;大多数公共厕所也不会为残障人士专门设立一个独立的隔间。

走过商店旁的电视机墙,大多数是没有手语或字幕伴随的节目。除北上广深大城市的少数大型SHOPPINGMALL,综合商业场所是绝对不会设置母婴室,1980年代之前,中国甚至连单位围墙之外的公共厕所都很少。

中国特色的盲道,让残疾人更残疾

中国特色的坡道,以为我们都能飞

中国特色的银行,

交通不方便,上不去!

建设不完善,上不去!

招商?更别想了,我们只管招商,不欢迎残疾人!

如果有无障碍设施,我们不需要服务,也能像正常人一样出行。

试想,如果中国的无障碍设施足够完善,我们都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由的到达我们想去的每一个地方,我们的生活还会那么难吗?

因此,无障碍设施的缺失让我们“难”。

2

观念因素:

社会观念和自我观念让我们“难”

社会观念:路人,请收起你那多余的一眼

残友在文章“你好路人,请收起你那多余的一眼”中写道:

从死神那里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之后,我用了五年的时间说服自己勇敢活下去。我开始重新面对不同的人群,开始久违的微笑,开始走出家门。

当我推着轮椅走在小城的街头,敏感的我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有关切、好奇,更多时候是怜悯。虽然我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当很多不同意味的目光集中地停留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依然本能地选择逃离。

五年来,我学会了自己穿衣、上厕所...自己已经可以解决很多事情,很多时候我并不需要帮助。正如有轮友说的那样,《残疾,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我渴望过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因为身体不便,我出去的机会其实并不多。作为路人,也许你出于各种心情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但不管怎样,你的眼神也许会再次刺痛我,让我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一个弱者。

残友罗小小在文章“荣获“残疾人”这个特殊荣誉称号的我们”这样写道:

记得小时侯,我一出门,立刻就会有一大群同年的孩子围过来,他们笑我,骂我,有的甚至还拿小石子沙子追打我......

社会观念,对残疾人的关切、好奇、怜悯、歧视等,都会让我们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们,我们是异类,是“残疾人”。


所以,社会观念让我们难。

自我观念:我们对受到的种种限制认为理所当然

我们似乎异常沉默。

我们认为上不了学,找不到工作是自己残疾的原因,我们不敢勇敢追寻自己的爱情,我们不认为安安静静呆在家里有何不妥,我们对领取补助生活视为理所当然,我们对政策的不公习以为常,我们对利益被侵害见怪不怪。

我们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我们是残疾人”。

尼克胡哲:你永不放弃的心,比钻石更珍贵!

李帅:残疾人不为励志而生

看完他们的故事,你还感觉自己的生活很难吗?

是我们让自己“难”!

3

制度因素:

政策缺失,执行不力让我们难

就业政策:按比例就业实行了十几年,我们仍处在无业的深渊

让我们残而不废,自食其力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我们工作。

我国目前对促进残疾人就业最重要的政策是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

按比例就业是指依据国家法律规定,用人单位按照单位职工人数的一定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凡安排残疾人达不到规定比例的用人单位要缴纳残保金,这是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解决残疾人就业问题的最主要措施,其实质是将安排残疾人就业确定为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和义务。

但是由于监管缺失,一些企业为了躲避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节省开支,采取“假用工”的方式,“只要证”,不爱录用残疾人。

而且残保金账目不清。有网友问得好:各地每年征收了多少残保金?收取的残保金干什么用了?真正的残疾人得到什么保障?2016年有报道称,深圳残保金累计征收近50亿,从未公开支出情况,引爆了残保金使用账目不清、缺乏监管的问题

按比例就业从90年代就开始实行,十几年过去了,残疾人却大多仍处于无业的深渊,当然这原因很多,但不容忽视的一个原因是,政策执行不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难题从未破解。

法国的劳工法规定,雇佣超过20人以上的企业或事业单位必须雇佣占其职工总数6%(中国最高省市的标准仅为2%)的残疾人,而且工作中不能对残疾人有任何歧视措施。按照法律雇佣残疾人的企业可获得财政补助,否则要交纳相关的分摊金。这一措施极大鼓励了企业雇佣残疾人,有时残疾人比正常人更容易找到工作。

补贴政策:补贴范围太小,标准过低,落实情况也不容乐观

如果给我们创造不了自食其力的就业环境,那至少给我们基本的生活保障吧,让我们不至于成为家庭的负担,生活的更有尊严些。

但,这恐怕也很难。

以残疾人的低保为例,基层的低保乱象,让部分残疾朋友苦不堪言。

还有残疾人的两项补贴,两项补贴是国家层面第一个残疾人专项福利制度,是残疾人民生的有力保障,但是两项补贴覆盖面很低,目前绝大部分地区只能惠及低保残疾人和重度残疾人,而且两项补贴的金额较低,对医疗开支和生活开支很大的我们可以说是杯水车薪,而且有的地方补贴发放不到位,国家的好政策并没有让我们真正享受到。

在德国,无工作能力的人也可享受基本等同于正常工作薪水的特别补助金;如果残疾程度高、需要有专人照顾或安装特别设施,疾病保险局和社会保险局也会报销相关费用。因此,残疾人的生活水平并不比正常人低。

没有工作,我们不能自食其力;如果政府的补贴不够我们生存,我们只能靠家人赡养, 尊严也就无从谈起。

是制度缺失让我们难。


残疾人的生活那么难,

我们该怎么办?

关于无障碍

首先小乐呼吁政府落实无障碍设计规范,给我们创造一个良好的无障碍环境,让我们能自由出行。

其次,我们鼓励只有越来越多的朋友走出家门,出现在所有交通工具前,出现在“有障碍”前,才能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个群体的存在,意识到“无障碍”的意义。换句话说就是我们要多刷脸多刷存在感多发声,才能推动“无障碍”的建设。

关于社会观念

我们希望所有人平等的对待我们,我们不需要同情和怜悯,我们也不是为了励志而生,把我们当成一个普通人,才是对我们最大的尊重。

关于自我观念

我们希望大家都认识到身障不是不幸,只是不太方便而已,我们也可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对于未来,我们更应该卯足了劲儿不断的充实自己,装备自己,挑战自我。以饱满的热情和健康的心灵去迎接未来,开创新的世界。

关于就业政策

我们希望政府提高按比例就业标准,严厉处罚达不到规定比例的企业,给我们创造更好的就业条件;

同时把残保金切实用于促进残疾人就业和改善残疾人生活条件上,及时透明的公布残保金的用途。

对于补助政策

我们希望补贴能扩大的所有残疾类型,并全面提高补贴标准,给我们基本的生活保障,让我们生活的更有尊严。

总之,残疾人的难是社会“不作为”的衍生品,只要社会创造平等的条件,给予我们应有的权利,残疾人的生活将不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