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为啥一下子派出近7000人?

摘要: 喜迎十九大

11-07 19:59 首页 政知见

撰文丨李岩    编辑丨邢颖

各大高校、中学经过暑期的招生、录取,进入9月,迎来了开学季。

而对于广大新生而言,等待大多数人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新阶段的学业,而是军训。

9月4日的《中国国防报》头版刊发题为《空军统一下达部队承担学生军训任务》的文章指出,共计划派出承训人员6800余人,承担386所院校42万名学生的军训任务。

比较特别的是,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该文章前挂上了“喜迎十九大”的栏头,并且在文中指出,“这是空军以实际行动喜迎十九大的一个举措。”

军训,被看作一个向十九大献礼的动作。政知君觉得,有些门道。

和军训并列的“喜迎十九大”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和这篇文章并列使用同名栏头的,都非“等闲之辈”。大家感受一下军报头版中的“喜迎十九大”——

9月2日,军报头版刊登《国防科技大学自主研发10颗微纳卫星遨游太空》。文中指出,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国防科技大学“纳星研究生创新基地”每天要对自主研发的“国防科大立方星”进行两次测控。该星作为欧盟QB50计划中的一颗卫星,前不久发射升空,进入预定轨道。

9月4日,军报头版刊登《牢记使命,在战位上扛起如山担当》。文中指出,9月2日上午,随着最后一个梯队千里投送抵达朱日和,参加“跨越-2017·朱日和”基地化训练的北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依托空中转场、铁路输送和摩托化开进等多种方式全部抵达集结地域。“这是陆军部队重塑重组之后,首次组织合成旅基地化训练。”

僧多粥少

和这些“喜迎十九大”相比,军训工作似乎显得稀松平常。不过,看看这组数据,或许大家就能了解军训的繁重复杂。

截至2016年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每年有2000多所高校、2.1万所高中的近2000万名学生(其中大学生约700万、高中生约1300万)需要接受军事训练,如果按1∶50比例为军训配备帮训官兵,每年需要40万人,仅保障高校也需要派出各类承训人员14万人左右。

但随着高校扩招,部队却选择了编制精减之路,一增一减,“僧多粥少”的困境摆在了面前。

此外,从2013年开始,部队征兵由冬季改为夏秋季,新兵训练时间基本与学生军训时间重合。8、9月份又正值部队战术合练和演习的关键时期,军内人士曾表示:“每年一到这个时段,地方院校的军训申报表多得像雪花一样,但是现在部队都去参加演习、训练了,适合承训的单位很少。”政知君几年前参加大学军训时,就遇到过身为炮兵的教官中途被调走参加演习的情况。

违规承训引发暴力悲剧

面临人不够用的窘境,一些院校转而采取了救急却违规的“旁门左道”。

去年,一则《拒做1000个俯卧撑,男生被教官踢裂睾丸》的社会新闻引发广泛关注。报道中,广西玉林市第一职业中专组织的新生军训中,陈某因动作不规范被教员梁某要求做1000个俯卧撑以示惩罚。陈某因此与教员辩解后被梁某扇耳光、膝盖撞击下阴,经送医后诊断为睾丸撕裂、左耳出血。

文中称,此事给陈某造成心理、身体双重创伤。同时,舆论的怒火指向了打人的梁某,也折射到了军训制度甚至承训部队身上。

然而,事实如何呢?

经调查核实后,军媒随后发表澄清文章还原了事实真相。

按规定程序,学校组织军训,必须提前将军训工作计划报请教育行政部门和辖区人民武装部审批备案,并由人武部协调指派相关人员承训。而事件中的广西玉林第一职业中专,却在未向学校所在辖区兵役机关和教育部门报告、审批、备案的情况下,自主联系并聘请地方承训公司为该校新生军训,承训人员与部队无关,给军训工作造成负面影响。

实际上,有关军训的负面报道远不止此一例。上述学校违规行此“下策”,侧面也印证了承训人员不足等客观问题。《中国国防报》曾指出,很多学校无奈之下会花钱雇用社会承训力量,地方成立军训公司等现象随之出现,承训人员“五花八门”。

不组织军训?违法!

既然军训给学校、部队双方都造成如此大的压力,能否不组织军训呢?

答案显示是不可以,关于学生军训早在1950年代就被毛主席亲自批准写入了《兵役法》。

根据我国《国防教育法》有关规定,高中、职业院校和高校需开展军事训练,由学校负责军事训练的机构或者军事教员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实施。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规定,普通高等学校和普通高中学生的军事训练,由教育部、国防部负责。教育部门和军事部门设学生军事训练的工作机构或者配备专人,承办学生军事训练工作。

显然,不组织学生军训、违规组织军训,都是违法的。

除了法律条文的规定,军媒也曾刊文指出,高强度的训练对磨练身体、心理素质大有裨益,军训生活也会让学子体验军旅大熔炉,有利于其融入社会。

改进后教官来源更多元

那么,面对上述困境,除了像报道中空军加大力度支持军训工作外,是否还有其他解决途径?目前,军地双方已经作出了多种尝试。

首先,开展错峰训练是当前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所谓错峰,是指采取分期分批的方式,把学生军训集中一个时段分散在两个时段进行。例如:8至9月份新生入学为一个时段,第二年4至7月份部队分业训练期为第二时段,使部分学校军训错开部队战术合练、演习和新兵训练时间。

如果把错峰训练看成以时间为轴线的“纵向”措施,那么扩展教官来源可以说是人数方面的“横向”措施。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了解到,按照惯例,院校一般会根据所在区域选择地理上较近的军事单位进行“求援”承训。但例如像贵州一类当地驻军较少的省份,例行做法下教官来源堪忧。

对此,军地双方同样进行了有益尝试。目前,以往由陆军为主承训的单一做法已经逐步向海军、空军、火箭军、军事院校、武警等现役部队延伸,现役人员与预备役人员相结合、国防生和退役大学生士兵相补充的承训模式也逐步被人们接受。

开篇中所提到的空军在2017年将承担42万学生军训任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出台的。这样一个并不常见的举动,被军媒评论为空军喜迎十九大的实际行动。

资料丨中国国防报 中国军报 澎湃等

校对丨项战





首页 - 政知见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