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汇报,高官谈了什么问题?

摘要: 从国级到部级

11-08 04:14 首页 政知见

撰文 | 孟亚旭         编辑 | 邹春霞

高官排队汇报工作,能看到这样的场面,也就每两月一次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了。

8月29日下午,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人民大会堂又见到这一幕。这是第二十九次会议第二天下午的日程。作报告的依次为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财政部部长肖捷、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是一位副国级、两位正部级、一位副部级的规格。

这些人中,何立峰是就任国家发改委主任以来首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报告。而刘永富上一次作报告是2013年。比较而言,肖捷、周强都算是这种场合报告席上的常客。四人中,除周强外都是受国务院委托而来,政知君在现场的报告中,听他们谈到了不少问题。

何立峰:下半年稳定房地产市场

何立峰所作报告,主题为《国务院关于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这是每年8月,国家发改委主任都会受国务院委托例行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

△何立峰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听到何立峰在报告中谈到了经济运行情况、房地产市场交易、地方政府举债等社会关心的话题。

“经济运行中还存在不少问题”,何立峰毫不讳言地谈到经济运行存在的问题,他说,从国际看,当前世界经济仍面临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大国经济金融等政策存在变数,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抬头,地缘政治局势不稳。从国内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处于深化阶段,实体经济循环不畅问题仍存在,经济平稳运行基础尚不牢固,内生增长动力仍不足,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企业成本上升压力增大,地区走势继续分化。

“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突发环境事件时有发生,入汛以来南方多地发生较重洪涝灾害,都需要采取措施认真解决”。何立峰说。

谈到房地产,何立峰肯定了今年以来采取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称“效果初显”。表现就是,热点城市房地产市场交易稳中有降,7月份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涨幅继续回落,环比基本稳定;其他城市市场也基本稳定。下半年,将稳定房地产市场,坚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加快建立长效机制。

在何立峰的报告中,他还提及金融风险,指出“金融风险总体可控”。

对上半年的工作,何立峰评价指出,金融市场监管不断加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继续下降,股市融资机制逐步健全,保险业整体偿付能力充足。对下半年的工作,他表示,将整治金融乱象,积极稳妥化解累积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肖捷:地方违规举债终身问责

肖捷也是受国务院委托例行作《国务院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肖捷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肖捷也在报告中提到问题,他说,“财政运行中存在问题。”

“一些地区基层财政困难较为突出,有些市县财政收支压力较大,维持‘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主要依靠上级补助”。肖捷指出,一些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借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今年上半年,财政部核查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问题并公开曝光典型案例。肖捷表示,“组织核查部分市县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格依法依规问责处理,相关责任人被给予撤职、行政降级、罚款等处分,同时,公开曝光处理结果。”

对下一步即将采取的行动,肖捷说,将积极稳妥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督促地方强化限额管理和预算管理,加快存量政府债务置换步伐。

他用“前门”、“后门”来形象阐述中央对地方债的管理:坚决堵住违法违规举债的“后门”,地方政府一律采取发行政府债券方式规范举债,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开好合法合规举债的“前门”,适应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合理确定分地区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稳步推进专项债券管理改革。

“加大问责追责和查处力度,完善政绩考核体系,做到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肖捷说。

刘永富:取消一切不必要的填表报数

三年前,刘永富是受国务院委托作《国务院关于农村扶贫开发工作情况的报告》,这一次,刘永富所作的是《国务院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报告》,主题类似但又不尽相同。

△刘永富

刘永富在报告中介绍了脱贫攻坚的最新进展,2013至2017年, 中央财政安排专项扶贫资金从394亿增加到861亿, 累计投入2822亿。“与前几轮扶贫相比,不仅减贫规模加大,而且改变了以往新标准实施后减贫规模逐年大幅递减的趋势,每年减贫幅度都在1000万人以上。”

截至2016年底,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4335万人,其中贫困人口规模在300万以上的省份还有6个——贵州、云南、河南、湖南、广西和四川。到2020年还有不到4年时间,平均每年需减少贫困人口近1100万人。

刘永富透露,下一步将严防弄虚作假。建立脱贫攻坚大数据平台,推进信息共享,取消一切不必要的填表报数和检查评估。他也在报告中直率地谈及不少问题,举了不少例子。

刘永富说,有地方贫困识别简单算收入,“搞摆平”。有的政策措施表面上看帮扶到户到人,实质上不顾贫困户真实需求。有的地方异地扶贫搬迁后续措施跟不上,搬迁户存在无业可就等问题。有的地方算账脱贫、突击脱贫。

刘永富列举的问题不止上面那些。他说,有的不从实际出发盲目发展产业,有的集中资源“垒大户”、“堆盆景”,有的督促检查满天飞,基层苦不堪言。有地方自认为脱贫任务不重,犯了“拖延病”。有的制作展板表册只为应付检查,有驻村干部存在“挂名”“走读”现象等。

同时,贪污、挤占、挪用等老问题仍有发生,资金闲置滞留等新问题逐步显现。

“下一步,将纠正不严不实不精准问题。特别是要纠正形式主义问题,严防弄虚作假,不断提高贫困识别、帮扶、退出精准度。建立脱贫攻坚大数据平台,推进信息共享,取消一切不必要的填表报数和检查评估,切实减轻基层负担。”刘永富说。

周强:受理案件数量增长远超预期

周强之所以来作报告,是应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要求。

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决定写明,“本决定施行满三年,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本决定的实施情况。”

△周强

此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恰逢上述试点三周年之际,周强应约报告三年来知识产权法院工作情况:2014年11至12月,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挂牌成立。截至今年6月,三个法院共受理案件46071件,审结33135件。

同前面提到的几位一样,介绍成绩之外,周强也在报告中提及不少问题,他直言,受理案件数量增长远超预期,办案压力持续增大。知识产权领域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吸引、留住、培养高素质人才的保障机制尚不健全。

周强提到的一个专业问题,是知识产权二审案件的审理法院不统一:“一审知识产权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管辖,这类案件的二审法院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而一般知识产权民事侵权案件的二审法院则在各省区市法院,二审法院的不同容易导致法律适用冲突”。

周强在报告中建议,推进知识产权一审案件审理方式改革,“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知识产权法院对简单的一审民事、行政案件实行主审法官独任审理进行试点,促进繁简分流”。同时,他还建议,开展对知识产权法院工作的专项检查。完善知识产权法院工作体制,适时增设知识产权法院。

校对 | 李喆


首页 - 政知见 的更多文章: